文科生 / 网管 / 看书写字 / 动漫 / 不爱国

来自纯文本的善意

2019.05.31

我觉得纯文本是这类美好事物的典型代表:简单、开放、稳定。


朋友问,为什么程序员大部分不怎么放图片?确定他的意思确实是指纯文本之后,我回:因为纯文本真的很好用啊。想了想,我似乎在很多地方解释过类似的事,所以整理一下,下次回答可以贴链接。


Linux哲学里有一条,就是使用纯文本作为数据存储的媒介。在有 ” 管道 “ 和 ” 重定向 “ 的命令行世界里,使用纯文本让所有的小程序都能毫无阻碍的传递并且处理信息,cat cut grep awk sort uniq , 再配合一点点基础的正则,可以极大的方便生活。为了避免被吐槽只有程序员和运维才用的到这种奇怪的技巧,举个栗子:毕业之前班长和学委需要把同学全部论文做个表交给组织,但由于没经验事先没要求大家用统一的题目格式,所以最后我拿到手里的一百多份文件,标题不仅包含学号姓名和论文题目,还有大家自作主张添加的书名号破折号空格顿号等等,而且顺序不一致。如果手动把 100 多个文件重命名再复制到 word 我会疯掉的!那时候我用 debian 已经有两年,所以 ls 列出文件 sed 去除特殊字符 awk 取列 sort 以学号排序,必要时配合几下 vim 的列编辑模式,没超过 5 分钟整个表格就漂亮的完成了(虽然最后交给领导老师的还是 excel … )


处理的整个过程,我没有打开哪个专门的应用,更不用说要下安装包甚至破解什么的。那时候感觉 Linux 哲学救了我一命。后来这些技巧帮我扛下面试官日志抓取题的次数一只手数不过来~但不仅仅是因为我从中获利才会取这样一个标题,再说些容易懂的案例吧。


在灵雀的工作经常需要用到远程协助的功能,Teamviewer 需要知道对方的 ID 和密码才能连接。而我判断对面同事是不是会为他人着想,是不是足够友善的一个点是:他发 tv ID 和密码,是截图还是复制过来的。截图和复制对发送方来说,工作量几乎相同,动动鼠标就好了。但是对接受方来说,截图需要我盯着屏幕敲键盘,有可能按错还需要找一下哪个数字再改,于是这次碰头就变得枯燥而让人生厌。图片在需要复制粘贴和编辑的场景下,比 doc 格式还可恶,被压进图片的消息想拿出来,要不是要命的手动输入一次,要不就得寻找优秀的 ocr 工具。


问我这个问题的朋友刚好是画画的,我更多的解释了一下,纯文本类似他工作时用的 psd 文件,而截图或者其他专有格式比如 doc caj mobi 甚至包括 pdf,就像他在需要修改一个图时接收了一份 png 或者 jpg。还有就是微信聊天对方发来语音,尤其是不能转文字的方言,需要点击公放可能影响别人是其次,不能复制粘贴,不能用聊天记录的搜索功能超级不方便,当急需一个信息而你面对好几屏幕语音时~体会一下。再还有,电话号码你收到了通讯录的截图,快递单号你收到了淘宝的截图,身份证号你收到了照片甚至小视频,等等。


纯文本这个词表述很准确。不仅仅说明需是文本,还要求不是专有格式(不依赖于需要专门安装甚至付费授权的应用),还有一种不那么常见但时间跨度久都会发生的是:可能商业软件公司倒闭了,那个应用多年前就不更新了,而你刚好需要,比如小时候很火的 rm 格式视频文件情况就很类似,还有多年来把日记写在某些特殊的应用里,最后他们不更新不维护了,而纯文本是很稳定的,作为一个最基本的数据存储类型,只要这个世界还有计算机,就能够被读取和编辑。


那么,是所有时候都要用纯文本嘛?比如一屏几十行的代码、或者一页 A4 纸的表格,比如一篇很正式有层级有目录的通告和论文,当他们被贴到微信这种不支持格式化和高亮的应用里时 ……


所以其实我还是需要改一下标题的,善意、体谅、设身处地、推己及人这些像阳光般温暖的字眼及动作,最后还是来自那些温柔的人们。希望你是,然后遇见。